夺命丝巾险要孩子命装修工跪地救人 

夺命丝巾险要孩子命装修工跪地救人■他用壁纸刀割断丝巾,还用从书上学的急救知识给孩子做人工呼吸■孩子脱险,家人找寻半个月,终于找到救命恩人流泪致谢

■陈涛全家苦寻半个月,终于找到了刘昌贺师傅(左),当面感恩致谢。

辗转半个月终于找到恩人

虽然齐齐的身体已无大碍,但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总是睡不踏实。因为这件事,陈涛的母亲非常自责,起初那几天整宿睡不着觉,一个人默默坐在沙发上。陈涛给两个女儿请了假,让她们随奶奶回了老家。希望换个环境,能让她们尽快忘掉这件事。

该奖学金面向9年级及以上品学兼优的中国工薪阶层家庭的学生,使他们有机会接受惠灵顿(中国)旗下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最优秀的国际教育,成为具有国际视野并为中华民族做出贡献的新一代栋梁之材,真正实现叔蘋精神。

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当属风华正茂的“叔蘋人”之一。

12月1日在浙江湖州举办的叔蘋奖学金创立80周年庆祝大会上,乔英女士作为叔蘋奖学金得奖同学代表上台致辞,感恩叔蘋奖学金对她人生和人格的正向影响,同时宣布,为发扬“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叔蘋精神,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联合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叔蘋奖学金设立“惠立学校叔蘋奖学金”以及“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叔蘋奖学金”。

“如今我能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其实是很多人共同付出的成果。我有能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为别人创造价值,是‘还诸社会’的机会。给予的同时让我觉得再次获得,‘给’和‘予’有机的互生让我身心舒畅和富有满足感,而当这种良好感觉与为别人创造价值相联系时,我们就有无限的内驱力去不断努力,并为社会创造价值。”

半个月前的那惊险一幕,是陈涛极力想忘记却怎么也忘不掉的。

一路上,陈涛也记不清自己闯了几个红灯,路口行人比较多时,他大声喊着请求让路。到达省中医院急诊室后,护士见到孩子脖颈上深深的勒痕,先给孩子戴上了颈托。齐齐虽然受到惊吓一直在哭,但手脚尚能自如活动。孩子做了头、颈、胸部的CT检查,没有什么问题。陈涛和妻子还不放心,又主动要求医生给孩子做了脑部和颈部的核磁检查,万幸的是没有发现异常。

在“叔蘋奖学金”80周年庆典上,五湖四海的“叔蘋人”汇聚在顾氏家族的故乡浙江湖州。八十年风雨征程春华秋实,三代人善念传承薪火相继,在场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我们看到了解放前得奖学生,大多已年过九旬,白发苍苍;解放后得奖学生则风华正茂,蓄志奋进。

惠灵顿(中国)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与“叔蘋精神”的深厚联结

2日那天,他到附近看了一个活儿,回家的路上,正巧遇上齐齐从电动车上摔下来。

“叔蘋奖学金”管理委员会顾家麒先生致辞

在创立初期战火纷飞的年代,叔蘋奖学金扶持了千余名优秀的清寒学子,让他们不因贫困而辍学。顾乾麟先生去世后,其次子顾家麒先生接任叔蘋奖学金管理委员会主席。虽身在香港,但顾家麒先生不遗余力践行着“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叔蘋精神,坚持助困扶志、奖学育英的理念,在顾氏先人基础上不断扩大捐助规模,吸纳各种专项奖学金项目,将“叔蘋奖学金”由顾氏家族善举,变成为全体叔蘋学子乃至社会各界友好人士共同的事业。

过去的27年,在叔蘋大家庭里,乔英女士得以结识众多优秀同龄“叔蘋人”,与他们一起相互学习交流,激励彼此共同进步。牛津大学的留学生涯,也为乔英女士打开了世界舞台。牛津毕业回国工作到创立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现旗下拥有9所惠灵顿外籍人员子女及民办惠立学校和幼儿园,成为中国国际教育领域最受人关注的办学集团之一,乔英始终感恩自己能够成为“叔蘋人“。

就在今天,乔英女士及惠灵顿(中国)董事会成员在天津惠灵顿学校为“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叔蘋奖学金”项目揭牌,该项目在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正式启动。

犹记得叔蘋奖学金创始人顾乾麟先生常表示,他平生最大的快慰,就是看到他资助的学生,一批批从学校毕业,成为有用的人才,为社会做出贡献。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期望通过这个极具吸引力的全额奖学金项目,培养一批具有高度中华民族文化自信和国际视野的学子,不断发扬“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崇高精神。

危急时刻,不少路人围了上来。人群中有一位穿黄褐色上衣的男子,他蹲下来摸了摸齐齐的脸,孩子没有任何反应。他试图抱孩子,但根本抱不起来,这时他才发现孩子的脖子被丝巾缠住了。他想把丝巾松一松,但丝巾已经勒进了肉里,连根手指都插不进去。男子站起身来,掀开自己电动车的车座,拿出一把壁纸刀,在丝巾上割了三四刀。他怕伤到孩子的喉咙,又从孩子脖颈后面割了几下,丝巾终于松动了。直到这时,齐齐才可以平躺在地上。男子跪在地上,按压孩子的胸口,给她做人工呼吸。一次,两次,三次……时间似乎停滞了,现场二三十名路人紧张而又充满期待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女孩。突然,孩子的手动了一下,紧接着“哇”地哭了出来。那一声哭得特别长,听上去是在身体里憋了很久的一口气,终于释放出来了。围观的众人,也长长舒了一口气。

那天回家晚了,老伴问怎么回事,刘昌贺不无自豪地说:“我办了一件大事!”但是,这件事他只告诉了老伴,没有对其他人讲起过,就连一起等活儿的工友也没说。

今天,我们来听听这背后的故事,惠灵顿(中国)为何要发起“惠灵顿叔蘋奖学金”?

“刘师傅,您救了孩子,等于救了我们一家!”昨天下午,市民陈涛紧紧握着刘昌贺的手,久久不肯松开。一旁,陈涛的妻子一句“谢谢”还没说完,眼泪就流了下来,哽咽难言……

而最让她感动之处在于顾氏家族代代相传的高洁家风:不奢侈、不张扬、积极进取、回报社会等品质,皆成为她的人格榜样。乔英女士认为,这种榜样力量,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她今天惠灵顿(中国)的事业。她发下心愿,希望有朝一日在自己的学校,设立叔蘋奖学金。

萨纳德的代理律师当天表示,被告人因基本权利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受到侵害,将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匈牙利石油和天然气进出口公司也对判决表示失望,并称此前法院已认定公司行贿罪名不成立。萨纳德和海尔纳迪均缺席当天庭审。

后来,齐齐脖子上的勒痕结了痂又掉了,留下一圈白色的印记。住院观察4天后,齐齐出院回家了。

问:中方为何对美国有关非政府组织进行制裁?

【心声】 “跟救我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样的!”

陈涛挤进去一看,大女儿头朝东南躺在地上,一个男子跪在旁边。陈涛起初以为是出了交通事故,众人纷纷解释:“丝巾缠住了孩子的脖子,那位师傅刚给做了人工呼吸!”齐齐一直在哭,但声音变得异常,就像说话“大舌头”一样。陈涛担心大女儿伤到了神经,嘱咐爱人照看受伤的孩子,自己飞速跑回小区把车开出来,拉上母女俩直奔医院。

【事件】 丝巾勒进脖子 孩子一度没了呼吸

“当时,差不多30秒至一分钟的时间里,齐齐都没有呼吸。医生说,最佳的抢救时间就是最初那三四分钟,如果错过了,即使能保住性命,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陈涛说,多亏那位男子,不然还不知道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然而,当初急着送齐齐去医院,陈涛和家人没有留下救命恩人的任何信息。

“叔蘋奖学金”80周年之际,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叔蘋奖学金成立了!

若获奖学生入学后,学业品格一直符合条件,可持续申请惠灵顿叔蘋奖学金,直至高中毕业,即意味着能够获得上百万的奖学金。

向救命恩人献上鲜花,当面致谢后,陈涛与父亲进行了视频通话。电话那头,父亲也忍不住哭了:“谢谢刘师傅,等我回了石家庄,一定请你吃饭!”

【现场】 流泪感恩致谢

12月2日下午,陈涛5岁的女儿齐齐乘坐电动车时,丝巾的一端被绞进电动车后轮,另一端紧紧缠在脖子上。孩子被拽下车,没了呼吸。危急时刻,路过的刘昌贺用壁纸刀割断丝巾,又做人工呼吸救了孩子一命。当时情况紧急,陈涛没有留下救命恩人的信息。此后,陈涛全家开始了长达半个月的寻找。昨天,他们终于如愿,当面向救命恩人献上鲜花表达感激和谢意。

“看,就是他!”昨日16时许,石市跃进路与谈固东街交叉口附近,陈涛和妻子一眼认出了正骑电动车赶来的男子,他俩紧跑几步迎上前去。“刘师傅,您救了孩子,等于救了我们一家!”陈涛紧紧握着男子的手,久久不肯松开。一旁,陈涛的妻子一句“谢谢”还没说完,就已经流下眼泪,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萨纳德从2003年开始担任总理,2009年突然宣布辞职。次年,在克罗地亚反腐败和有组织犯罪办公室发起针对他的反腐败调查后,他逃离克罗地亚,随后在奥地利被捕并被引渡回国受审。目前萨纳德正因今年4月终审判决的一宗地产交易舞弊案在狱中服刑。他涉嫌的数宗腐败案仍未有最终结果。

52岁的刘昌贺是安徽阜阳人,来石家庄20来年了。他靠做一些装修、维修的活计为生,比如粉刷、隔断、吊顶、贴砖、砸墙、改水管等等,平时经常在中山路与煤机街交叉口附近等活儿。刘昌贺压根没想到陈涛能在半个月之后找到自己,还费了这么大的劲儿。

终于,昨天上午,陈涛等到了好消息:救命恩人找到了,就是刘昌贺师傅!原来,2日那天齐齐出事时,附近安德医院的几名医务人员也来到了现场,而刘昌贺曾经在这家医院干过维修的活儿,医院后勤部门还留着他的名片。一名医务人员的家人听到广播后问起此事,就这样“牵上了线”。

为发扬“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叔蘋精神,在叔蘋奖学金80周年之际,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联合叔蘋奖学金、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特别设立“惠灵顿叔蘋奖学金”,全额资助品学兼优的中国学子接受惠灵顿教育。

90年代初,当时乔英女士还是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的一名高中生,品学兼优的她通过选拔成为第34期叔蘋奖学金获得者,成为叔蘋大家庭的一份子。1994年, 因为是叔蘋得奖同学,乔英女士便被推荐参加“怡和奖学金”在大陆的第一次选拔。

由于顾氏家族与怡和集团长期的精诚合作,并鉴于叔蘋同学的优异表现,顾乾麟先生向怡和基金会提议,每年在叔蘋得奖同学的高中毕业生中,挑选一名同学给予一个怡和奖学金名额。

天津惠灵顿学校校长Julian Jeffrey谈到:“责任感是天津惠灵顿学校重要的价值观之一。在这里,我们倡导每一个惠灵顿人成为值得信赖的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公民。恪尽职守,履行职责,服务他人。可以这样说,‘叔蘋奖学金’为惠灵顿教育和本地家庭搭建了一座桥梁,令惠灵顿的优质教育惠及更多的中国家庭和优秀学子。”

作为惠灵顿(中国)最高级别奖学金项目,与以往设置的艺术、体育、学术专项奖学金或助学金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是专为中国工薪阶层家庭的品学兼优学生特别设立,且是全额奖学金。而且,考虑到学生家庭实际情况,该奖学金不但包括了全额学费,学校还支付上学期间的餐费、校服费及寄宿费等,因此奖学金比例高达110%。

1939年,浙江湖州南浔人顾乾麟,以一已之力在上海创立了叔蘋奖学金。之所以命名为“叔蘋”,源于他的父亲——顾叔蘋先生。顾乾麟先生17岁时因父逝世而辍学,早早踏入社会经商创业。事业走上正轨后,顾乾麟秉承慈父叔蘋公“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遗训,创立了叔蘋奖学金。

就在男子抢救齐齐的时候,陈涛的母亲颤抖着掏出手机,给陈涛打电话。然而,电话拨通了,老人却因为又急又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在那里哭。那时陈涛和爱人刚下班回到家,下意识地觉得肯定是老人骑电动车出事了。于是,夫妻俩一边挂断电话又打回去,一边下楼往外跑。陈涛家就住在这个路口附近,他们刚跑到路边,就看到有一群人围在那里。

12月2日17时许,陈涛的母亲骑电动车到幼儿园接两个孙女放学。5岁的齐齐坐在后座上,3岁的妹妹坐在前面的小座上。17时30分许,奶奶沿跃进路往东骑行,刚过了谈固东街路口,意外发生了。齐齐戴着一条丝巾,丝巾的一端垂了下来,被绞到了电动车后轮里,越绞越紧。而另一端在齐齐的脖子上也越勒越紧,很快就把齐齐从后座上“拽”了下来,孩子摔倒在地上,头还靠着电动车的车轮。此时,骑车的奶奶才发觉出事了,赶紧停下车。丝巾勒进孩子脖子里,齐齐没了呼吸,不省人事。奶奶被吓蒙了,坐在前面的妹妹也大哭起来。

惠灵顿(中国)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

刘昌贺爱看书,在别人家干装修活儿时,看到谁家有书,他就借来看。这人工呼吸的知识就是他从一本医学方面的书上学到的。他知道,当时那种情况下,只有人工呼吸,只有这口气儿能救孩子。

2012年11月,萨纳德被萨格勒布地方法院判处10年徒刑,罪名是从匈牙利石油和天然气进出口公司受贿500万欧元,以帮助该公司获得在克罗地亚石油工业公司的控股权等。萨纳德与匈牙利石油和天然气进出口公司都否认有罪。2014年,克罗地亚最高法院终审判决萨纳德有罪,但将刑期从10年减为八年半。随后萨纳德上诉到宪法法院。2015年7月,宪法法院宣布有关受贿案判决无效,此案将由萨格勒布地方法院重新审理。

“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叔蘋奖学金,传承80年,惠及近万人

■文/图 本报记者 苗静 通讯员 高舒帆 冯佳宁

华春莹称,日前,美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将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这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已就此表明坚决态度。针对美方无理行为,中国政府决定自即日起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的申请,同时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人权观察”、“自由之家”等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中方敦促美方纠正错误,停止任何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的言行,中方将根据形势发展采取进一步必要行动,坚定扞卫香港稳定繁荣,坚定扞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顾乾麟先生及夫人与怡和公司合作六十年合影

在揭牌仪式上,乔英女士在谈及叔蘋精神的理解时分享道:“我们每个人的成长不只是个人努力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我们生活在怎样的时代、怎样的社会。我们生活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所得的大部分其实来自于社会。

当年恰逢乔英高三,因优异表现,与大陆其他20名候选人到香港参加怡和基金会的面试。乔英最后位列第二,没有拿到怡和奖学金,但在叔蘋奖学金现任主席顾家麒先生及怡和奖学金朋友的多方努力下,为她争取到另一个基金会的赞助,得以资助她在牛津大学的求学费用。乔英女士也成为牛津大学奥里尔学院(Oriel College)解放后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本科留学生。这是乔英女士与叔蘋奖学金最深厚最强烈的联结。

“我孙子两岁零十个月了,你的大女儿比我孙子大不了几岁,我救她,跟救我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样的!”刘昌贺对陈涛说,当时情况特别紧急,哪怕耽搁一分钟,孩子可能就有生命危险,也顾不上想太多了。如果眼看着一条命没了,将是他一辈子的遗憾:“宁可舍掉我自己的性命,也要保全孩子的性命!”

       天津惠灵顿学校叔蘋奖学金揭牌仪式   天津惠灵顿学校校长Julian Jeffrey先生、惠灵顿(中国)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

华春莹称,大量事实和证据表明,有关非政府组织通过各种方式支持反中乱港分子,极力教唆他们从事极端暴力犯罪行为,煽动“港独”分裂活动,对当前香港乱局负有重大责任。这些组织理应受到制裁,必须付出应有代价。

“怡和奖学金“与“叔蘋奖学金”,有着四代人的渊源关系。源于顾乾麟先生的祖父,19世纪末在上海与英商怡和公司合作创办公司。1982年怡和集团为庆祝“成立150周年”设立了怡和基金会,该基金会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合作,向通过基金会面试并被两校录取的本科生提供3-4年的全额奖学金,即“怡和奖学金”。

“说什么也要找到这位救命恩人!”陈涛家是四世同堂,他的爷爷,也就是齐齐的太爷爷已经88岁了。老人家也感动得落泪,嘱咐陈涛想办法寻找恩人。当天出事时正值下班高峰期,陈涛就在那个时间段来到出事的路口等待,希望能遇到好心人。然而,等了好几天都没结果。他查看了附近的监控,但因为当时天已经黑了,什么也看不清。后来,陈涛和家人想到通过媒体寻找,于是在今日头条、微博等处发了寻人的消息,还给电视台、交通广播等打了电话。

这名男子就是刘昌贺。他皮肤黝黑、身材比较瘦,半个月前,他救了陈涛5岁的女儿齐齐。陈涛整整找了他半个月。昨天上午,陈涛通过媒体找到刘昌贺后,第一时间给老家的父亲打了电话。父亲叮嘱他:“一定要当面感谢救命恩人!”于是,陈涛请刘昌贺赶来见面,见面的地点就是当初救孩子的地方。

至2019年,叔蘋奖学金已历时八十年,设奖范围包括北京、上海、湖州、阜阳多地的几十所学校,累计近万人得奖,其存续时间之久、影响人数之多,堪称是近代中国存续时间最久惠及人数最多的奖学金工程。

1939年顾乾麟先生在怡和打包厂一人身兼数职

“刚开始我以为孩子是摔着了,后来发现缠在脖子上的丝巾时,吓了一跳!心想,妈呀,这可是要命的事儿呀!得抓紧时间救人!”刘昌贺回忆,从割断丝巾到做完人工呼吸,也就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当齐齐终于哭出来时,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最艰难的时候挺过来了,这就没多大问题了!”当时齐齐的奶奶已经吓蒙了,刘昌贺还想着,要是孩子的父母不能及时赶到,就把电动车上的工具都扔下来,骑电动车带孩子去医院。后来齐齐被她爸爸带走了,围观的一个年轻人跑过来握住刘昌贺的手说:“我佩服你!”当时还有几个人朝刘昌贺要电话号码,他没给,就走了。

“得诸社会,还诸社会” 叔蘋精神的延续